【刘卢刘】……那小熊睡衣呢?

今天好像作业很多,但是并不想做!想更新!非常兴奋了!

还有1个广告!看,我很乖地搁链接了,夸我

 

 

刘小别正在午睡,被一阵叽里呱啦的闹铃声闹起来了。铃声要闹,他也要闹了,什么破玩意!……等等,我什么时候设置过这个铃声,这是啥。

他爬起来一看,宿舍里只有他一个人了——睡前的一点回忆慢慢被他捡回来,袁柏清大正午闯进他宿舍说道自己笔记本坏了、要借他的拷一份文件,刘小别一指旁边自己的thinkpad,然后说哦没电了。结果是袁柏清坐在他床上连着充电线开始拷文件,刘小别困了说我睡一觉;就睡了。睡完就到现在。

大周末的,现在正放半天假,本来就没什么事,他是记得把闹铃关了的...

  2017-09-26 5 73
 

【刘卢刘】当然是因为下午五点每个人都很容易睡着的!

手机打字令我窒息
今天突然就糊过一半了!很满足!给天使们比比心心!
对了,游游的g没有了,我非常蓝过……

卢瀚文刚一进门就到处钻来钻去的,就好像这地方不是他整天能在视频里见到的那间房子一样——刘小别想想自己是不是有些地方没有给他看过的,想一想,并没有了,即使是厨房阳台柜子后面的碎砖也给他拍过照片了。他自己对朝夕相处的家具没有什么久别重逢的感情,现在一路地铁回到这里来,只想和手上两大包广州特产一起瘫在沙发上。他就这么做了,卢瀚文一会儿冒一下头,喊一声“啊,是那个挂画了!”之类的话,渐渐听着也很舒缓,也很背景音,刘小别两眼一闭,心说:休息会儿。

再睁眼的时候晚上九点半了,——灯光暗着,卢瀚文缩在他...

  2017-09-22 6 57
 

两件事……

第一,来找我要明信片嘛!!怎么都没人搭理我!

第二,文本可能不止13w,13w没算上G文……然后我想多收几篇!所以到时候本子可能和宣图里不太一样,但是!绝对不会比宣图说的不猴的!_(:з」∠)_

就酱紫!阔以吗!

  2017-09-20 29 2
 

一段莫名其妙的小故事

卢瀚文一个人逛街,感觉很新奇。他跑到b市来出差、在原地喝羊汤,在原地钻进那个镂空的大木碗里,感觉都和先前差不多,——秋风瑟瑟的,现在走上小路,旁边躺椅上还有流浪的人。卢瀚文心想:早就想知道在长椅上睡觉是什么感觉了。他以前就跟刘小别提起这事,刘小别说:“你有毛病。”然后把他拖回家去。

现在没人管制了,卢瀚文感觉自己浑身轻飘飘,自由得好像下一刻能够随风而去——然而时间不凑巧,当他想躺的时候,长椅已经被占满了。他感觉很不爽,从微草俱乐部长途跋涉过来居然连个落屁股的地方都没有——刘小别的家现在还不对外开放,很气人了。

 

他之前在高铁上就给刘小别打电话,得到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:对方正在...

  2017-09-17 4 31
 

那个,搭噶有什么想要的类似特典的东西吗……我本子出不去多少,大概前五送点小东西吧,有没有提议呀!有我就搞一搞,没有我就……啊。还是有吧。

  2017-09-17 21 2
 

【刘卢刘】我喜欢的人有女朋友了,就算被收手机也非得每天通话一小时的那种

卢瀚文当时可能是打算去试试点餐台前面免费的榨菜,已经起身了,突然被徐景熙一句话镇住了脚步。他们一队七八个人在北京街头聚首小餐馆,羊汤店,一人一碗汤水粉条,——很烫,于是还没开吃,正在闲聊。卢瀚文本来是习惯性去拿全队的餐具的,结果发现东西都在黄少天盘子上备好了。然而他已经起身,——从拥挤又寒酸的小凳子中间挤出来不能白挤。正在卢瀚文看上那碟子咸菜的时候,徐景熙突然冒出一句:“刘小别有啊。”

“刘小别?他能有,别是见鬼吧?”黄少天拿自己份的筷子搅汤,搅一搅往嘴里试一下热度,但并不妨碍说话,“我倒是记得于锋之前说过一两嘴,队长队长,你知道他那边分了吗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

卢瀚文坐回来了:“有什么?...

  2017-09-17 10 149
 

选课开始可能不到十五秒汽车驾驶与保养就满了啊!!!怎么回事,这个世界上喜欢开车的人都这么多吗??

  2017-09-07 17 1
 

情急的时候啊,有时候卢瀚文一说话刘小别就要去亲亲他——刚刚开始听他说话总有点奇妙,刘小别觉得自己没见过这么说话的,不是不爱听,而是——这和在视频里当话外音和在场馆里大喊的卢瀚文也都太不一样了。在仰头四角天花板的地方里说话的卢瀚文显得小小的,他不软,但是可爱;刘小别不想再听他出声了,也许卢瀚文再出声他就要笑出声来或者捂上嘴,这些都忍不住,他必须要笑一笑。这样的笑不想叫卢瀚文看去,他只好拉近了距离,叫对方只能看见自己的眼睛了——虽说眼睛也在笑,到底注意力会分给这个吻更多些。
卢瀚文还是想说话的,刘小别一松开他他就要抱怨了。刘小别知道,所以他不想停下,——也没停下。

  2017-09-01 6 22
 

【刘卢刘】不管怎样就是很不同就对了

最近对“嘎”这个拟声词产生了极大的兴趣

还不到2k字!!我怎么短小了

卢瀚文不喜欢有人随便叫他的名字,刚刚入队的时候就很不适应,一进队,赶紧要求大家快快熟稔起来,一致称他称半边——要么小卢,要么瀚文。“卢瀚文”是不行的。

刘小别刚刚听到的时候也点评说:这名字有点臃肿。

袁柏清冷嘲热讽:是你的名字太娇小了点儿。

瀚是瀚海的瀚,文是文字的文——这俩字一拼起来,也太大了,非常不152了。即使日后卢瀚文终于长到一米七冒头了,依然是瘦瘦的,反正刘小别怎么喂,也喂不到60公斤以上。

但刘小别说是这么说,头一回见面的时候也得有点前辈+同为后辈的自觉,在场馆里远远看见人,第一声喊道:卢瀚文。

之...

  2017-08-31 18 56
 
 
|5
|6
|7
|8
|9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换个名字⑧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