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刘卢】卢瀚文日记节选

所谓非常垃圾的特典


2030.11.30 大概是晴 ä¸ç®¡æ˜ŸæœŸå‡ äº†


我确实对今天星期几没有什么兴趣。只不过,今天他不在家,不然我对他的日记本也没什么兴趣。以前我回家的时候,总能看到他打开我的笔记本在看,或者在我的屋子里翻来翻去;这些都是我允许范围内的,所以并不是冒犯;或者可以说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冒犯可言。他,跟某些同人里写的不一样,其实是很知轻重的一个人。即使最开始不知,后来也该知了吧……我认识他也都七年了。


翻看我的笔记本,翻我的文件夹,翻我的房间,这些事情,在我在家的时候,从来没见到他做过,最开始的时候,我以为我忽然说“我的东西你可以随便动啊”这些话,简直是白瞎...

  2018-11-30 0 11
 

【刘卢】我爱我的小男朋友即使我有点崆峒

别哥视角的可爱追星(?)故事


刘小别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一个男人追,——虽然说,说真的,他根本不敢称卢瀚文为一个男人——也许就是出自这个原因他根本对眼前的一切都束手无策。袁柏清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借此把自己关在厕所里长达三个小时,他询问,你不会出来发现自己的屁股完全麻了么?然而刘小别看上去整个人都麻木了。他两眼呆滞地走出厕所,就连袁柏清顺便抽走了他手里的手机这件事都没有任何反应。手机屏幕还亮着,最上面写着当前对话框对面人的名字:


卢瀚文。


“他还没回我。”卢瀚文摆弄手机的频率已经过分了,以至于喻文州最近开始温柔地禁止他上厕所和训练带手机了,——他的确看上去有...

  2018-11-30 0 23
 

【刘卢】刘小别冤屈死了:为什么蓝雨怪秘奇谈要落在我头上

“听黄少说,”卢瀚文抓着刘小别的袖子,这个动作使得他们不太像平等的位置,而像押送囚犯,“我们现在要前往的是一个黑暗的地方——一个玄妙的充满危机的地方——啊——黑魔法的诞生地————”


“干嘛,”囚犯刘小别再听他扯皮就要真的疯逼了,“到底是什么地方啊!!!!”


他从前没有这么深入过蓝雨的走廊,也想不到蓝雨居然会有这么老长一条窄窄的过道——这个气氛也异常恐怖了,而且不知道为什么,沿途一盏灯都没有。他们所拥有的一切光源来源于卢瀚文的手机,而接下来非常突然的事情发生了:卢瀚文的手机发出了一声古怪的振动。


“我靠!”卢瀚文口出暴言,忽然一把扯住刘小别的手臂,接着一股非常巨大的冲量(?能...

  2018-11-30 5 30
 

【刘卢】主题:他药庙又抽风吗

????组织小朋友直播??

№0 ☆☆☆= =于xxxx-xx-xx xx:xx:xx留言☆☆☆ 


日常进军ylq罢辽

№1 ☆☆☆= =于xxxx-xx-xx xx:xx:xx留言☆☆☆ 


这不是进攻ylq是已经进去了好吧……去看英杰上次的代言,小男孩上妆吼吼看555

№2 ☆☆☆= =于xxxx-xx-xx xx:xx:xx留言☆☆☆ 


什么时候说的啊 è¯åº™åˆrio了

这次有谁啊,嘉世那次去吸小邱结果全程加练都没看见人……

№3 ☆☆☆= =于xxxx-xx-xx xx:xx:xx留言☆☆☆ 


人还是看见了...

  2018-11-30 2 23
 

我要停止疯逼!!!

卢瀚文所知道的东西极少。他不知道刘小别曾经用手机录音录自己在ktv唱歌,记录那种褪光了清脆味儿的嗓子,高音如同高中物理题上“以水平速度擦过天花板”的小钢球,更像嘶喊而非歌唱。刘小别的耳机里到底埋了多少宝贝,他心想;他花了很长时间辨认出来这股难堪和熟悉的来源,之后开始难以相信自己的声音和陈奕迅在一张歌单里。刘小别不在,耳机当然是他偷拿的,不过刘小别默许。刘小别默许,也许就是默许他窥伺自己的秘密。卢瀚文开始臆想刘小别听着这首歌走过街道,店铺,王杰希的办公室门口。心照不宣的,招摇过市的秘密。没办法。他幸福死了,幸福像一束花儿一样把他的脸蛋埋入了自己。门把趁机转动了,刘小别绿色的...

  2018-11-21 3 17
 

我也是对自己乌鸡鲅鱼

刘小别外套的拉链都没拉上,他跑到卢瀚文面前的时候整个人散发着一种诡异的白色的雾气。冷的,真的是冷的。他没有穿秋裤,因为秋裤之前被卢瀚文的咖啡撒湿了,现在在他的背包里。

刘小别说:“我只有三分钟。”

“三分钟干啥?”卢瀚文心想,三分钟干一炮都不够。

刘小别忽然安静了,他不再跺脚。说白了跺脚也不能真的产热,顶多是把自己的注意力从快要冻死了这里分出来一些。就跟敷衍人玩一样,说起来刘小别现在就在敷衍人。三分钟他能干嘛?三分钟他在团战能杀多少个人到复活点?

他能杀多少呢,卢瀚文想了想,他觉得大概是十分之一个自己吧。

刘小别不动了之后还认真地注视了他一会儿,这有点搞笑,他...

  2018-11-21 1 18
 

天空中是没有星星的,刘小别说,你没见过B市的天么。卢瀚文躺在他身边,沉默不语,这种时刻稀有得很。他想问刘小别,难道你从小就没有见过星星吗?这当然不是真的。即使是星空也见过一次,刘小别给他比划:有一次上泰山,那上面很多星星。只是很冷,没有热水,还不能上厕所……我们凌晨四点钟爬起来坐在岩石上等待,脚下是悬空的。日出的时候阳光就像蛋液,缓缓地润湿整座云层。


卢瀚文很不好想象这样的情景,尤其是现在,房间是黑暗的,仰躺着看到的一切也许和真正的露天没什么两样。想到这里卢瀚文说,要么我们在天花板上点几枚星星吧。


刘小别摇了摇头。他说,这没有必要。没有星星有没有星星的好,你知道么?如果让我逮到一颗...

  2018-11-20 0 11
 

弯月

maybe英杰个人向 å››ä¹”高


走在路上的时候他正在想事情,实际不知道具体在想什么,思绪在空中乱舞,像被银杏叶载着似的。B市的道旁没有别的,就有一串一串的银杏立在路边,到了秋天这个时候,会落上厚厚松松的一地。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银杏叶飘落的进行时,甚至于,他站住脚,在原地扬起脸,拿鼻子尖接了几片。


他在手机刚开始振动的时候就发觉了,但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现在最好接通。掏裤兜的时候,他端着姿态很小心地摸索着,不想破坏身上层层相套的衣物。它们很难整理,出门之前他站在镜子之前好一会儿,总是调好了帽子里面的卫衣就会折起来一块,或者头发又被弄乱了。在这空无一人的街...

  2018-11-16 0 9
 

吹

昨天去看了三体的舞台剧,第一次见到酷炫如斯的舞美,闪烁的漂移的在天花板上反复划过的灯光,身边坐着平凡的一家,和平凡的我一起坐在倒数第二排。不过我的视角很好,当初买的时候碰到了不错的过道座位。于是姑且是不错的体验。那一家带了两个孩子,一男一女,姐姐和弟弟,跟熊梓瑜家配置一样。爹的配置和她家不太一样,这家的爹坐在我旁边那个位置上,是连续四个里面视野最好的一个。大约四个人里也只有他有真正观看演出的兴致。在他的儿子一次次提高声音压低声音的循环里,他一直在不停不懈地告诉他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,那是外星人但是外星人不一定都长那个样子,这个音乐虽然很凶但不是要大家而是重大的事情要发生了。和曾经年幼的我一样,对...

  2018-11-11 0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