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刘卢】冷酷甜党和奇怪魔咒爱好者可以拥有爱情吗

HPparo


硬伤非常多,颜色分学院,just瞎写


爱咋地咋地吧。刘小别一边喝柠檬汁,一边思考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,他得出的结论是:即使梅林的胡子有一天被地精揪光了——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——卢瀚文也不会停止纠缠他,那个拉文克劳的麻烦精男孩。既然是这样,那不如由他去。总之三年级被禁止进入五年级的课堂,也算他聪明,没有尝试过做这样无可救药的傻事。


他走路回到斯莱特林的休息室,怀中抱着一大摞书籍,匆匆穿过一大条走廊。他连看也没看大门,低着头说:蛇怪。门应声而开,他就像正被人推搡着一样钻进门去,生怕那个拉文克劳的小鬼头跟着钻了进来或者怎么着。


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...

  2018-12-15 0 14
 

【刘卢】然后他们可以在堆满包裹的房间里

穿着毛绒睡衣 做一些本文没有写到的事情


很古怪的是,卢瀚文最近忽然很爱网购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例如猫猫手机架。他认为即使刘小别有很多手机架,然而并没有一个猫猫的手机架。“所以你需要它。”他像一名热情的尽忠职守的推销员,“我给你买并没有问题。”


“说得好。”反正胡乱花花小钱还在承受范围之内,好歹B市的房产还没被败光,“我用就是了。”


卢瀚文网购的东西包括但不限于手机架——事实上,还有很多件毛衣手套帽子围巾,加上一件厚厚的羽绒服。自从刘小别说过自己最近很冷觉得总有一些地方没有被挡住风之后,卢瀚文几乎搜刮了全网,找到了一条他认为能把刘小别全身到下覆盖住的羽绒服。“...

  2018-12-15 2 18
 

【刘卢】卢卢变猫历险记

我就要被minganci逼疯了


“是我。”卢瀚文说,“你不用怀疑你看到的东西。”


刘小别惊异地看着他:“这不合道理。”


“什么道理?”


“难道你变得更有理智的后果就是,”刘小别梗了一会儿,“……你非得成为一只猫不可?”


卢瀚文认为这两者不能直接相关,他一直说话就这样,多半还是被刘小别带的。倒是刘小别阴阳怪气,没有好意,这什么意思?我变成猫,没有那方面的作用,就算是流落B市的街头,你也不能收留我了么?


“不是这样的。”刘小别说,“你是猫,我没养过猫,我希望第一只猫能好好养。”


“你不能好好养我吗?”


“可是,”刘小别看起来很犹豫...

  2018-12-15 3 19
 

【刘卢】冬夜

(。


还是冬天,或者说还是十二月。刘小别抱着一杯小米粥,已经开始期待一月份。一月份有什么好呢?——也许一月份会开始放假。然而今年的春节好像要再晚一些。那么就期待二月份。二月份更好,也许还会下雪。


B市是一座神奇的城市,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错乱了,它距离六月飞雪就差两个月。四月份能下雪,真的已经很厉害了,——春寒料峭也不是这样料峭的。卢瀚文曾经一般瑟瑟发抖一边这样说,他还用了很形象也很老套的一种说法,说自己耳朵都要冻掉了;这还算春天吗?刘小别记得自己年幼的时候读过一本中二文学,在那个世界观里四月和春天是一个意思。那么这场雪有些辜负春天。在卢瀚文的头脑里,春天指不定...

  2018-12-15 0 14
 

“我有说过跟你一世吗?以后是以后,我不相信那么长远的东西。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,以后各行各路,也没法子,我又怨得了谁?——不过,你连动也不敢动!”

  2018-12-13 1 2
 

【刘卢】其实还是可以多喝热水

我好撑,吃牛丸吃撑死了…………所以我要写一个卢瀚文吃得很撑的故事


仿佛每次我一惨就要让卢卢也跟着惨,不知道别别是否有在偷偷感到开心


卢瀚文窝在沙发里很长时间了,从回家开始就一直没有挪动。刘小别上完厕所回来,看到电视里已经从晚间新闻播到了电视剧之后的广告,接下来应该要开始法制栏目的表演。他忍不住走过去掀起了卢瀚文的小毛衣,面对他紧贴肚皮的秋衣感慨了一句:“哇。”


哇你妹呢,卢瀚文有气无力地讲,我要撑死了。


我爱莫能助。刘小别怜爱地看着他。


卢瀚文指挥:“你来给我揉肚子。”


刘小别觉得这个任务有点间距,并不是因为他之前没有帮卢瀚文揉过肚子。以...

  2018-12-09 7 24
 

北京今天很冷,如果你稍微有点眼力见,我希望你停止说话。刘小别这话说得很不客气,对面是持续嚎叫的卢瀚文小朋友,卢瀚文小朋友可难过了,昨天还好好的,今天怎么就降温了呢?降温这件事像一头大白老虎一样扑倒了他,大概从这天开始,他就要和刘小别一样裹起厚厚的绒服了;上次看到的刘小别的照片里,他的上半身圆滚滚的,黑色的褶皱和蜷曲的手臂一起组成了一个紧密的圆。


卢瀚文哼哼唧唧。好好说话不管用,刘小别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好摆事实讲道理。我们这里都零下了,他说,每天出门走路都想倒着走。我还没买围巾,还没有高领毛衣,真的快死了。希望你不要说了,如果现在气温升到七度,我愿意去红螺寺烧香拜佛。


红螺寺不是求...

  2018-12-07 8 16
 
 

卢瀚文说:今天我过生日,但我实在太惨了。


刘小别:咋了


卢瀚文:我被搞了很多次


刘小别:你搞我也搞了很多次不是吗!


卢瀚文:好吧。(难过)势均力敌罢辽


刘小别:????你还想怎样呢


卢瀚文:我要真正的爱情


刘小别:全都是真正的爱情,谈了六七十次呢,不够吗


卢瀚文:不行,太少了,我们三百六十五天都在恋爱!


刘小别:……你每年能见我多过三面吗


卢瀚文:怎么不能了,夏休我每天醒来见到的不是你是谁?也六七十面呢(难过)


刘小别:你sad什么啊!那不是也够了吗


刘小别:还有我生日我们也搞了几十次呢


卢瀚文:哦。是哦,好吧。...

  2018-11-30 4 4
 
 
|1
|2
|3
|4
|5
|6
|7
|8
|9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换个名字⑧ | Powered by LOFTER